398.你的愿望来得及 作者:Alice慕灵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2-11
  •     如音的这一具身体,对于李皓天与岳泠溪都有着敏感的反应,从她穿来这异世开始,她便一直深有体会。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真正的画如音与李皓天还有岳泠溪之间的情恨纠葛,是她这辈子最后的执念,藏在这身体里,即使现在被自己占用了,偶尔还是会浮现出来。

        这种执念,只有在见到李皓天或是岳泠溪的时候才会出现,其余的时候,再正常不过。

        那么一路走来好好地,今夜突然升起那种莫名地感觉,她心中暗自追溯了一下根源,便找到了相似之处。

        在密林中,那个人明明压低了声音,可她就是存了怀疑,这种来自身体本能的直觉,真的是说不清道不明。

        再说,岳泠溪如果出现在军营之中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次随着御皇柒一起领着援军前来支援瞿山关的,还有一个李皓天,岳泠溪为了李皓天出现在这里,太正常。

        一直寻不到踪迹的人,往往不费工夫就得以相见,比如今夜。

        只是,此刻自己身上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尚顾不上她,不然,有些仇有些怨,不是这么轻易就可以过去的。

        以前的,岳泠溪与真正的画如音的,后来的,岳泠溪与她之间的,都是相关性命的仇怨,人的一辈子,除了生死,还有什么是大事?

        所以啊,这样的仇怨,怎能放过,再说,她放过,有朝一日,岳泠溪有机会了,能放过自己吗?

        怕是不能,岳泠溪那人,心机很深。

        一路牵着马往客栈去,如音心里都在想着事情。

        到了门外,店小二出来迎客,如音选了一间中等的客房,不怕店小二认出她,因为,今夜她另外易了容。

        仔细关上门,如音将竹篓打开,一抹白色窜出来,是月光。

        将受伤的它留在军营之中她不放心,虽说有御皇柒,但这月光向来只听她的,在军营里怕是呆不住要乱跑。

        “你到边上待着,我等会弄东西呢。”

        她觉得月光是懂她意思的,她把它抱到距离稍远的床榻角,垫了一层布褥让它暖和一些。

        然后便将另一只竹篓里的几个盒子拿出来,摆在桌案上,自己也坐在了桌案前的椅子上。

        当初她常去西山两位妄老前辈的住处,从那儿得过一些解毒的药丸,特别是在她决定要以自己的血喂养金蟾给御皇柒解毒的时候开始,她便一直有持续服用一味解毒的药。

        眼前这些算是名贵的草药,有益更有毒,烛火下,她安静地分类,用带来的器皿分装,炼制。

        这一趟算是比较轻易将陶衍打发走了,其实,她还是骗了他。

        她料到她的师父梦凡与柳璃,已经不在这家客栈里,这里她没人接应,可她得出来这一趟。

        御翎皓送来给御皇柒的“补品”里,她认出其中一味,是她接下来想要炼制的解药需要的其中一味,她从寒潭拿到了那两株花,正好,可以先配制现有的。

        这些东西不能继续留在御皇柒那儿,便只有进城了,不然,这瞿山关,她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儿找到一个合适她安静配药的地方。

        从布袋里拿出尚且完好的洁白花朵,不由得脑海中浮现起那道浑身透着黑色的身影。

        据醒来后御皇柒告诉她的,那么那人便是将她送到了军营附近,才引出御皇柒去接她。

        她到底是因为自己体力不支在马车中昏迷的,还是被人弄晕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而那人为何知道自己要去的地方是军营?

        又怎么知道要联络御皇柒来接应她?

        这么一想,细思极恐……

        本以为自己在寒潭是意外被人所救,到了最后,原来这个人却是早已对她了如指掌的一个人?

        她确定不认识这样的一个人,那么……

        是敌?

        不像,但是,不得不防。

        -

        诏月皇都

        皇宫,瑶光殿

        通明灯火映着殿中流光溢彩,无处不精致奢华,这是太子妃的寝宫。

        这般时候,殿中主人应已是要作歇息,但此刻,内殿中却突兀一阵银器摔落之响。

        几名宫女跪地,皆是低头不敢多言语。

        因为她们的太子妃,此刻脸色很是不好。

        “他明明说了今夜会来,怎地又不来了?!”

        骄纵高傲的女子,一袭精美华服,面上却满含怒意,在案前急躁地踱步。

        “娘娘请息怒,时候不早了,还请顾念身体,早些休息。”

        跪在下边的其中一名宫女俯首道。

        华服女子深吸一口气,抬着高傲的下巴:“殿下可曾说了什么?”

        下面俯首几人,头低得更低,小心翼翼地轻轻摇头。

        “滚——”

        又是一阵银器落地的声响,几个人连忙告罪,不敢再多耽搁,便退了出去。

        “娘娘——”

        唯一没有走的人,是春芙,太子妃施玉莹的贴身婢女。

        她上前来,斟酌着劝:“娘娘息怒,若是传到了皇后那儿——”

        “他都不怕,本宫怕什么?!”

        施玉莹转身,满脸怒意,“本宫是他的太子妃,最名正言顺的妻子,但他呢?宁愿让一个低贱的歌姬侍寝,也不愿与我同床共枕。”

        说罢,施玉莹无力地后退,跌坐在软塌之上,目光迷茫。

        即使宫人们没有多透露,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最近御景煊迷上了一个歌姬,几乎夜夜侍寝,虽没有给与什么名分,可那般招摇独宠,怎能让她坐得住。

        她与御景煊之间,到底要如何走下去?

        突然,她起了身,要往外走,春芙赶紧跟上,问:“娘娘,这么晚了,您要去哪儿?”

        施玉莹不回话,径自往外走,春芙突然预料到什么,心中一惊,在边上急道:“娘娘,万万不可,这样很容易会惹怒了殿下——”

        不出所料,施玉莹是要去东宫太子寝殿。

        施玉莹丝毫不理会,也唯有春芙这个平日跟在身边的心腹敢说上两句,别的宫女又怎敢拦着,就这么,太子妃施玉莹终于是在深夜入了太子的寝殿。

        那时候,殿中灯火不多,却有沁人香气从内殿缓缓飘散而来。

        施玉莹一抬手,示意不许人跟着,自己独自入了内殿。

        四下安静,却隐隐听闻女子的娇笑声,施玉莹攥紧了手中绢帕,昂首大步迈入,越往里,香气越盛,转过精致的屏风,雕花床榻映入眼帘。

        随着一起入眼帘的,还有床中相拥在一起的身影。

        床上女子青丝铺满枕侧,并未入睡,面带娇羞地望着俯身在她跟前的男子,那个将来会成为全天下最尊贵之人的男子。

        男人正埋首在她锁骨之间,温热的呼吸让她的心发颤。

        她伸手要搂住他,眼角余光却看到一抹人影走了进来。

        迷离的目光突然睁大,她惊呼了一声,埋首在她身前的男人一脸沉郁地抬头,看到她惊慌的神色,顺着她的目光转头——

        “太、太子妃——”

        衣衫不整的女子拉了锦被遮掩自己,慌张道。

        男人已经从她身上离开,面色难看望着深夜闯入的人。

        “你来这里做什么?”

        一开口,只有责备与不悦。

        施玉莹深呼吸,忍住怒意挤出一丝笑:“今日殿下本答应会去瑶光殿,玉莹久等不见,便亲自来看看,还望殿下恕罪。”

        说罢,目光转到那女子身上,抱着锦被遮掩的女子低着头,紧咬着唇。

        楚楚可怜的委屈模样,让施玉莹越发看不得。

        “是本宫忘了。”

        御景煊轻描淡写,不太在意地道:“改日,本宫再过去罢,夜已深,你早些回去歇息。”

        施玉莹却站着不动。

        被人打扰了兴致,御景煊也心情全无,直接躺下,闭了眼,谁都不看。

        沉声道:“都下去。”

        身边的歌姬转头,小心翼翼问:“……殿下?”

        她也要走吗?

        “你也下去。”

        男子阖眼,语气淡漠。

        施玉莹唇角弯起一丝弧度,冷眼道:“还不快退下。”

        女子神色委屈,但御景煊丝毫不挽留,下了床榻,她匆匆披上衣服噙着泪跑了出去。

        房中静谧,御景煊以为人全走了,睁眼,却看到施玉莹坐在了榻旁。

        复又闭上眼,仿若身旁无人。

        “殿下,让玉莹伺候您歇息,可好?”

        身边响起轻柔的声音,御景煊翻了个身,转向里侧:“不用了,你回去吧。”

        施玉莹绞着手帕的手,手指关节泛白,终究是起了身,低首道:“那殿下早些歇息,玉莹告退——”

        转身的时候目光瞥到散落在不远处矮几上的一本琴谱,还有搁在案上的那一把琴,脸色更难看了,走出去的步伐也更快。

        出到殿外,看到那歌姬还在。

        或者该说,是歌姬被拦下了,而拦着她的人,正是春芙。

        如果没有太子妃的示意,春芙又怎敢贸然做这样的事。

        歌姬转头,懦懦道:“太子妃……”

        施玉莹不发一语地往外去了,春芙推了歌姬一把,让她跟上。

        ……

        没多久,东宫花园出来的施玉莹与宫女一行回了瑶光殿,最后步出的是那歌姬,神色虚弱,幸有侍女搀扶着才勉强往回走,一直低着的脸,隐约似有红色印子。

        而那一夜,在歌姬身上出过气的太子妃,回到瑶光殿后依然觉得心有不顺,底下服侍的一众侍女都遭了秧。

        歌姬交代说太子召她让她弹琴演奏,向来只奏一曲,那一曲的名字,叫《湖光水色调》。

        湖光水色调,又是湖光水色调……!

        施玉莹越想越气,拂袖挥落了案上的杯盏,一脸怒容难消。

        这么久了,御景煊依然对那个人念念不忘,那个人现在不在宫中,甚至不在皇都,可是,却偏偏在御景煊的心上。

        “娘娘,殿下或许只是一时被迷惑了……”

        众人被遣退,唯有贴身侍女春芙在一旁轻声劝。

        “一时迷惑?”施玉莹冷嗤,这个“一时”太久了,她实在没有耐心了。

        “在他心中,只怕不是一时那么简单……只要她在一天,我与他的关系,怕是再难回到从前。”

        春芙皱眉,也沉默了。

        现在外面的人或许都还不知道,但宫里的人,能在皇帝身边亲近伺候的人都知道,皇帝的身体是真的大不如前了。

        说不定过不了太久,诏月即将会有新主诞生,那么毫无疑问,太子御景煊是最名正言顺的人选,那么皇后呢?

        以自己家主子现在与太子殿下的关系,不着急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发过火的施玉莹无力地坐在榻上,望着几案上的烛火,跳曳的烛火里仿佛映出一张女子的容颜,却是她痛恨入骨的一张容颜。

        “解决一个女人,也需要那么久的时间吗?你去告诉他们,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

        远离皇都的孤山城,客栈中。

        认真配制草药的时候,时间过去得很快。

        烛台的蜡泪流淌下来,滴在桌面上,一抬头,如音才惊觉,已经很晚了。

        这边关小城夜里真是很安静,将刚配制好的草药混合在一起装瓶,如音起身动了动胳膊,往窗口走。

        月光似乎是睡了一觉,听到脚步声微微睁开眼,看了看如音,又闭上了。

        它这次受伤不轻,许是在修生养息。

        推开窗子,寒风袭入,温暖的面上扑来一阵冰凉。

        窗外瓦上结霜,在漆黑的瓦砾上像是镀了一层剔透的光,月色,同样清寒。

        星子无几,天幕深沉,如音不禁环臂抱着自己。

        在这个战事一触即发的边关小城,似乎感觉不到年味。

        过年了,该是阖家团聚的日子,可是在这里,她的亲人,唯有御皇柒与画府一家,如果能回苍梧郡去过年,应该会比待在皇都里有意思……

        “在想什么?”

        夜风送来轻语,如音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抬头,发现窗外,一道月白身影踩在瓦砾上,就这么出现在眼前。

        “……你怎么来了?”

        如音惊讶道。

        她往里退,让开身子,那人便身手矫健地入了屋。

        窗子关上,她转身,就被人环住了腰。

        “私自离开军营,倒是我想问你?”

        烛火下,男子眉目如画,一手抚上她的脸颊,低首,轻嗅着她身上的淡香。

        “陶衍应该已经跟你解释过了,我明天就回去了,你明天再罚我也不迟,怎地那么晚还出来?”

        她的关注点在这里。

        御皇柒微微沉默,才道:“情况有变。”

        “怎么变了?”如音蹙眉,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四哥让我明日便返回皇都。”

        御皇柒将她拉至床榻旁,坐下之后将她拉着坐在他腿上。

        “这样不好?”

        如音说不上来,她只想听他的意思。

        那人却唇角勾起淡笑,“挺好。”

        如音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他却问道:“刚刚一个人在窗口,想着什么,你还没回答我。”

        “……在想,过年,如果能与你,还有我爹娘哥哥们一起过的话,就好了。”她道。

        “嗯。”御皇柒伸手将她环在怀里:“那正好,明日回去,你的愿望来得及。”

        “你真的要走吗?”

        如音望着他,他却将她带着躺进床里,“为何不走,边关苦寒之地,本王爷有何可留恋的。”

        “那——”

        她刚要再说什么,却被他一个翻身压着,他低头,轻轻吻她的唇,留连地吻了一会,贴着她的唇轻声道:“今夜早些休息,明日天亮之前就要回到军营,收拾东西出发,陪你回皇都过年去。”

        如此近,温热鼻息都喷洒在她的脸上,她心中一片柔软。

        只能轻轻点头:“都、都听你的——”

        男子轻笑,帐幔落下,之后有褪下的衣物缓缓滑落……空气中似起一道劲风,明亮的烛火瞬然熄灭。

        蜷在椅上的月光睁开眸子看了一眼,也闭上眼睛继续睡去了。

        ……

        -

        翌日

        寒风中,如音坐在马车里,百无聊赖地等着。

        天没亮的时候御皇柒确实是起身了,但却没有带着她。

        他说不必她跟着回军营一趟,便安排了人接她先在出城的地方等着。

        她身边带着些东西,还有月光,也确实不是很方便,于是便答应了。

        才有了此刻,她坐在马车中啃着刚出炉的热馒头,喝着水囊里温热的茶水,偶尔抬手撩开窗帘往外看一眼。

        车夫是姜凡,说起来没有她与陶衍接触得多,人话少。

        御皇柒的事情,明面上的都是陶衍在张罗,但暗处,一直都是姜凡在替御皇柒布置。

        察觉座下的马车动起来,往前行驶了,她撩开车帘道:“不等王爷了?”

        姜凡驾着马车,戴着斗笠微微侧回脸:“王妃,刚得了消息,王爷让我们在下一个镇子里再汇合,城外已经不安全。”

        如音拨开车帘的手放下,退回车厢内。

        “王妃,车外风大,关上会好些。”

        随之,外面传来门扇合上的轻响,手里握着水囊轻摇了摇,如音沉默了会,突然低低一笑,是她大意了。

        车厢里很安静,驾车的人暗自松了口气,马车一路行驶很快,迫不及待往出了瞿山关之后的那一个小镇而去。

        约摸走了一个时辰,路上无惊无险,也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姜凡想,马车里没动静或许是因为睡着了。

        再过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抵达一个叫石林镇的地方,姜凡却并没有驶车入镇里,而是在镇口外,与已经停靠在那儿的一辆马车挨近。

        “王妃——”

        姜凡下了车,转身轻声唤,车厢内毫无动静。

        另一辆马车的车夫上前来,低声问:“人呢?”

        姜凡没回话,使了个眼色让那人等着,将门扇打开,扫视车厢内,却赫然一惊——

        车厢里,空空荡荡,哪里有什么人的身影。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资料 六合彩图库 香港六合彩图库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直播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马报 六合彩白小姐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开码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 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公司 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网址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新加坡六合彩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图片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生肖 六合彩开什么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香港六合彩网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报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全年资料 香港六合彩大全 六合彩公式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官网 六合彩生肖表 六合彩号码 六合彩记录 香港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官方网站 香港六合彩总公司 一肖一码期期中 香港最准一肖一码 特码 白小姐一肖中特马 白小姐中特网 白小姐中特玄机 白小姐一肖中特 白小姐资料 白小姐开奖结果 白小姐论坛 白小姐图库 白小姐玄机图 白小姐传密 白小姐开奖 白小姐心水论坛 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曾道人 六合彩曾道人 曾道人玄机 香港曾道人 曾道人内幕玄机 六合宝典 六合图库 六合在线 六合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彩 六合彩 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开奖 六合彩在线 最新六合彩 6合彩 香港6合彩 6合彩开奖 白小姐特码 白小姐一码中特 一码中特 黄大仙图库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马会资料一肖中特 2017年六开彩开奖结果 2017六合彩开奖结果 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手机118kj开奖现场直播 今晚开什么码开奖结果 6合和彩今天开奖结果 香港6合总彩开奖结果 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 2016香港开奖现场直播 2017香港开奖现场直播 最快出码现场直播 六开现场直播 开马现场直播 王中王铁算盘开奖结果 4887铁算盘开奖结果 开码最快现场直播 香港报码最快现场直播 现场直播一肖 手机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在线聊天网站 六合彩开奖结果 四肖期期准 香港马会在线一线图库 曾道免费资料大全 铁算盘4887开奖结果 蓝月亮免费资料大全 曾道免费资料大全2017 曾道长一肖中特资料 管家婆中特网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香港牛魔王管家婆彩图i 管家婆网址 管家婆中特网王中王 管家婆中特网1 香港挂牌正版彩图 3441新时代一肖一码 白小姐一肖中特马免费 香港最准码网站 最准的特马网站 香港白小姐一肖中特马 381818白小姐一肖中特 白小姐一肖中特今晚期1 六合 白小姐 001开奖网 008现场开奖 118kj开奖现场 118开奖现场 118开奖直播 118开奖直播现场 11kj开奖直播 133香港开奖结果 铁算盘开奖结果 六合彩开奖现场 香港六合马会开奖结果 2016年六开彩开奖查询 2016年香港开奖记录 2017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2017香港开奖记录 2017香港历史开奖记录 2017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2017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现场直播开奖 333开奖直播现场 本港台开奖直播 开奖直播 最快开奖 开奖现场直播室聊天室 开奖直播免费提供 开奖网 六合在线开奖结果 开奖结果今晚 六和合彩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 马会开奖结果 白小姐中特网开奖直播 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 曾道人今晚开奖结果 多多宝六合开奖资料 广东十一开奖结果 今晚六合彩开奖结果 开奖现场 六合彩开奖资料网 六合焦点开奖结果 六合开奖 六合开奖号码 六合现场开奖 六开彩开奖结果2017 六开彩开奖现场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绿苹果开奖现场 马会开奖 马会开奖直播 马会开奖资料 香港曾道人开奖结果 香港第一开奖网 香港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香港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开奖直播 香港历史开奖记录 香港六彩开奖结果今晚 香港六合彩开奖记录 香港六合彩开奖时搅珠机故障 香港六合彩开奖站 香港六合开奖记录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 香港赛马会开奖结果 香港完美六合彩开奖结果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